德约科维奇已经离开澳大利亚澳网已有117年历史今天正式开赛

今天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正式开赛,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创办于1905年,距今117年,温网更早是1877年创办,距今145年。

当地时间16日晚,澳大利亚移民部长亚历克斯·霍克在社交媒体上宣布,世界排名第一的男子网球选手德约科维奇已经被遣返,离开了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是网球四大满贯赛事之一。比赛通常于每年一月的最后两周在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的墨尔本体育公园举行,是每年四大满贯中最先举行的一个赛事,也是最年轻的大满贯。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创办于1905年,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

1991年,四岁的时候,他家经营的披萨店外正在修建网球场,小德靠给工人送外卖得以进入球场打球,开始学习网球。

1993年,7岁的时候,南斯拉夫地区著名的网球教练杰莲娜·格里奇相中了这位天才。在启蒙教练的帮助下,童年的小德把成为世界第一当作了自己的人生理想。

1999年,12岁出走德国慕尼黑,在网球学校待了两年后才回到贝尔格莱德。

2000年,13岁,参加第一项青少年赛事,在资格赛的最后一轮遭淘汰,但晋级正赛,然而却未能闯过首轮关卡。

2002年,重新开始对同一项青少年赛事发起了冲击,之后重新回到慕尼黑的网校学习网球技艺。同年,收到了潘切沃一项青少年比赛的外卡,代表前南斯拉夫出战以一盘未失的战绩在本土夺冠。赛季剩余的日子里,逐渐在青少年赛场崭露头角,连续参加了许多代表性比赛。年终代表青少年网球最高水平的橘子碗比赛中,跻身正赛,在第三轮惨遭巴格达蒂斯淘汰。

南斯拉夫曾被誉为:“巴尔干之虎”、“社会主义阵营里最富有国家”因为短短不到50年的时间里,它创造了很多奇迹。

从地理上看, 南斯拉夫在巴尔干半岛上,有丰富的海洋资源,石油、铁、煤、铅等众多矿产资源,控制地中海、黑海门户和印度洋航路,是欧、亚、非三大洲聚集地,数千年被争强,能统一控制这块宝地是不容易的。而约瑟普·布罗兹·铁托做到了。

在铁托执政时代,这块土地上的人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感和尊严感,而丰硕富足的生活,持续了不到百年消失殆尽,有人说南斯拉夫的解体是因铁托的两个做法,埋下的祸根导致的,铁托是时代的伟人,也是分裂的“始作俑者”。

一战后建立起来的“南斯拉夫”执政人员为塞尔维亚族,而马其顿、黑山、穆斯林、阿尔巴尼亚等民族则被歧视,并把他们排除在外。十年后,塞尔维亚统治者被马其顿等族的革命组织谋杀,夺回了部分政权,但也让民族问题上升的更迅速。

二战中,“南斯拉夫”各族被德国纳粹挑唆的互相残杀,这时铁托领导南斯拉夫与德国侵略者进行战争,最终将德国赶出了巴尔干半岛,在1945年12月建立了南斯拉夫联邦人民共和国。

在铁托的领导下发展成为具有独立自主地位的社会主义国家,建立了一套符合国情的“南斯拉夫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大力发展工业经济,以开放包容的态度吸收东西方制度的优点。

在1980年,就已经发展成中等发达国家。当时的南斯托夫经济军事各方面都让许多中小家望尘莫及。

首先是,经济富裕,工业化程度高,在中国自行车都用不上的年代,他们已经,家家有电视、户户有汽车跟当时的欧洲国家也不相上下;其次,军事实力雄厚,成为世界第四的军事设备出口国,拥有100万军人,200万服役人员,就连苏联和美国也不能让他强行站队;

再次,也因为球类实力强劲,特别是足球,有了“东欧巴西”的美称,看上去妥妥就是一个身强体壮的“小伙子”;最后,正是因为军事实力强,工业经济足,他衍生出了让德、意、日三国也羡慕的“美苏不战队联盟”。直接省去了美国苏联的“双面夹击”,腾出了精力发展自身的国力。

可是蒸蒸日上的南斯拉夫,却在1980年后经历三个阶段,最终在2006年完全解体,其中铁托的两个措施,是造成分裂的巨大隐患。

由于经济政策体制的失误,导致南斯拉夫陷入经济危机,从缺水少食的通货膨胀,到失业人口迅猛增加。整个80年代,这样的情况愈演愈烈,最终激化民族问题。

加之西方欧美国家,为破除社会主义制度,对南斯拉夫采取禁运的经济制裁和支持黑山与塞尔维亚独立的政治分裂。由此南斯拉夫开始了长达9年的内战,造成了十多万人死伤和几百万的难民。最终,南斯拉夫分为七国。

对于南斯拉夫解体,如光看表面,可能认为是后来的米洛舍维奇总统的无能造就的,但追溯到更早的时代,你就会发现其实铁托的这两个做法,早就为南斯拉夫的解体埋下了祸根。

当时铁托领导的南斯拉夫,没有变成像东欧西欧一样的美苏两国附属国,而是持中立状态,加上自身经济军事优越,反而被美苏两国视为香饽饽,时不时还能得到美苏两国的一些经济支持作为拉拢的礼物。

这也促使铁托有了更大的野心,想把罗马尼亚拉、保加利亚也归为国土。铁托执政时代,借鉴了一部分苏联的社会主义体制,比如民族划分和平均主义。

他模仿苏联对南斯拉夫进行民族划分,可他却做了个错误的决定,把千年来与自己母国克罗地亚信仰相悖的塞尔维亚族划分成两个民族,一个维持原名塞尔维亚,一个改为波斯尼亚族。

塞尔维亚古代被奥斯曼帝国统治过,所以融入了一部分伊斯兰教, 就这样塞尔维亚的穆斯林就被铁托武断的挑出成为波斯尼亚族。而这样的结果就是让本为一族的人民有了更深的敌对情绪。

另外,铁托实行平均主义,比如要在一个区域建一个工厂,那么另外的区域,无论需不需要也要建一个厂。

他认为这样就不会造成各族不满的情绪,可忽略了额外的经济花费,结果却适得其反,因为发达富裕的斯洛文尼亚地区能够承担,而贫穷落后的马其顿和科索沃就显得力不从心了。这样的强制命令也就造成了人民的不满情绪。

可是鉴于铁托的政治威严,也都是敢怒不敢言,再加之铁托领导时代南斯拉夫的国际地位、民族自信心、经济工业,军事国力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因此,这些令人不满的行为,在国家实力和自身生活也算富足的安慰下各族还是能承受。

铁托在老年时应担心自己死后母国克罗地亚会被排挤出权力中心,因此,取消总统制度,设立主席团制度。也就是由八个自治区域人员轮流担任总统,以民主平等的方式,各执政一年。

他认为这样的方式就不会让自治区产生矛盾,还梦想将来的南斯拉夫会成为一个稳定和平的东欧社会主义国家。

可恰恰相反的是,他低估了民族宗教信仰的力量,在他死后划分的自治区,谁也不服谁,在自己族人执政期间,便快速往族内收割利益,导致各民族问题严重激化。而这样的形式,也成为了此后分裂,各自为营的开端。

可在此之前,铁托已经培养出合适的政治铁腕人选,如若从中选出,那即使威信没他高,国家进展缓慢且不是完全公平公正,那也不至于分裂。

另外,在美苏冷战期间,南斯拉夫作为中立桥梁“东西通吃”时,铁托看到苏联的不爽,因此跟苏联关系恶化,从而发展出一套属于自己国家的社会主义道路。

但美国的缓兵之计,铁托也许是真没看出来,也许是不屑美国的实力,但这样的做法,也让铁托把国家长远的后路给隔断了。从而让平均分权的国家制度,在美国的虎视眈眈下实行。

如若这时他看到国家长远发展的路子,应该怎么走,不一味抑制塞尔维亚的发展,培养塞尔维亚带领各族人民实行统一独立。就类似于苏联解体,俄国独立一样,那南斯拉夫即使解体,也未必有现在这么零落。

其实美苏冷战中,苏联在1964~1982年勃列日涅夫执政时,这漫长的执政时间,已经可以明显的看出民生问题剧增是苏联的棘手难题。

而这时把握国家大权的老人们,还在沉迷于让美国做着口头上的失败,却在实际行动中只注重发展军事而不改革民生经济问题,导致国家经济、政治制度18年的停滞。

苏联的“老人政治”不成气候,是有可能导致苏联失败的一大原因,可这时的铁托却完全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没有为南斯拉夫下一步发展布下棋局。

并且两国中无论是哪国失败,南斯拉夫作为第三大力量的代表定会受到冲击,不能像以前一样全身而退。原因在于,南斯拉夫当时的军事可以排名全国第四,经济政治也是不可小觑的,但由于成立时间较短,历史问题很有可能遭到美苏冷战的影响。

假使美国败了,根据当时苏联和南斯托夫的国力,那苏联对南斯托夫可能有两种政策,如果南斯托夫没有超过苏联,会被收并;如果南斯托夫超过苏联,会出现两国对峙局面,而这种情况,铁托还有赌一把的机会,因为毕竟是同一种体制下的斗争。

但如果是美国赢了,再与南斯拉夫对战,社会主义国家要么兴旺,要么灭绝。资本主义制度下社会主义是没有存在的可能性的。那何不选一种既有退又有进的打法作为后路呢?想必当时老年的铁托也没想过这些。

毕竟铁托对历史问题从来都是短板,从自身对塞尔维亚的肃清可以看出,他虽表面是各族平等,但内心还是不认同塞尔维亚。

因为除了把原来的塞尔维亚分为两个族群,后续又把已经分割过的塞尔维亚人,住的地域,划分为两个自治区,科索沃和伏伊伏丁那,而这也造成了最后的分裂中拥有阿尔巴尼亚人和塞尔维亚人的科索沃,直接独立出来,成为一个小国家,这实际就是对塞族人的分割。

人无完人,铁托是一个优秀开国元首,但他不是一个优秀的管理者。老子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也就是说,做人应如水,治国也应如水。滋润万物,不与万物争高下;开放包容,海纳百川,才能真正的强大;遇低洼泰然处之,遇高地顺势而为。像水一样前进,国家必然不会分裂。可人性缺陷使然,所以才会有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我们终其一生,其实都是在向水的成就而靠近,因为这样的成就与品格才最接近于道。国家才能像水一样,源远流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